來聽聽新浪圖片“攝氏2014”評委都咋說

2015年04月02日11:44  新浪圖片 收藏本文

  新浪圖片“攝氏2014”年度攝影師評選揭曉,小編拉住各位評委求賜教,評委老師們還真是慷慨,將真知灼見托盤而出,各位請慢慢品。

  劉香成:想進入攝影的核心,先要走出攝影

  劉香成,美籍華人,著名攝影家,上海攝影藝術中心創始人。1951年生于香港。曾獲得美聯社“最佳記者獎”及“美國最佳圖片獎”;1992年,因報道前蘇聯的解體,劉香成與同事分享普利策新聞獎“現場新聞攝影獎”;2004年巴黎攝影雜志稱劉香成為當代攝影界99位最有影響人之一。1997-2000年,劉香成出任時代華納駐華首席代表。2000-2006年,劉香成出任新聞集團長駐中國常務副總裁。

  1、新浪圖片大典設置了年度報道和年度紀實兩個獎項。談談您對“報道攝影”和“紀實攝影”的理解和區別?

  劉:中國的教育,總是喜歡把事情分類:這個是紀實,這個是人文……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很少談人文,因為人文的東西,這個話題我們比較難進去,所以說來說去就是紀實、報道。這只會把我們自己的視野越搞越窄。盧斯先生創辦《生活雜志》時有句話,“要拍有權勢的人,要拍貧窮的人,要拍愛女人的男人,看他們愛的女人是什么樣子”。到今天,我想起這句話,覺得依然鼓舞人。為什么要拿起相機來?這個大家要想一想。

  2、您曾經說過:“看起來很細節的東西,但能說明大問題!蹦淖髌纺馨焉钆c時代的大環境、大背景緊緊聯系在一起。您覺得要做到這一點最關鍵的是什么呢?

  劉:要進入攝影的核心,就應該走出攝影。攝影只是一個工具,它能夠把你的想法表達出來,但你的知識面不能只在攝影上。在這一點上,遺憾的是我們的評論,經常不談圖片和它周圍事物的關系,我們只是說這個圖片成功與不成功,但很少在說拍這個圖片的人他想表達什么。影像,藝術,人生,社會,經濟,都應該有一個對話,不能只圍繞著一個東西來談。

  看了很多參賽的圖片,我發現攝影師們處理的太急,他被這個事件搞的很激動,沒有思考它能給自己帶來什么。如果沒有這種思考,沒有這種深度,就只能算是機械化地按快門。

  3、您曾經在一次訪談中說起過:“攝影的人文時代一去不回了! 您所說的那個時代和現在這個時代最大的區別是什么呢?

  劉:那個時代,傳統媒體能夠給攝影工作者足夠的空間,這個空間很重要,它給你足夠的休閑。比如說我在印度5年,也有很多突發事件,但是除了這些突發事件,我還有休閑,我去深入當地的文化,去聽印度人說他們的故事,用我的眼睛去考察他們的肢體語言,他們對什么事情興奮,有什么樣的表情,我聽的進去的時候我就可以消化理解。如果做藝術、做攝影,沒有這個休閑,很難搞。為什么休閑會在西方先出現呢,因為它先進入工業化時代,它的社會先產生了財富,它才有很好的學校,很好的老師,很好的刊物等。這是一個先需的條件。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對中國的表述是對的,我們是還處在發展中的國家,會更功利,因為休閑時間很少,很少時間去思考,很少時間找人去問,去聽,去看,去進行一種多方面的理解。我曾經在其他的采訪中說過,看到中國的攝影師都在說很忙。我經常會問我自己,為什么只有我是不忙的?(笑)其實我也很忙,只不過是忙著去聽人家說,去吸收別的東西。我覺得好的圖片是中國的人看的懂,外國的人也看的懂,不能什么事情一旦印上“有中國特色的”的標簽,外國人就看不懂了,這個不是借口。

  4、剛剛您談的是時代的不同,那您覺得這個時代的攝影師缺乏的是什么呢?

  劉:一個是剛剛提到的空間。迫于生活的壓力,攝影師能得到的空間,媒體給他的空間都很少。除此之外,攝影師可能在學校接受教育的過程中,知識面太窄。我覺得知識是一種力量,知識像水,而你爭取做一個海綿,吸收盡可能多的水分。所以說做報道,“進入”這一步很難,因為很多事情你都知道,但是知道的不深刻。

  5、可是現在到了互聯網時代,是不是有了更大的空間來訴說,不用象過去傳統媒體那樣在一張圖片上費盡心思了呢?

  劉:現在所有的國家,在所有展覽中,攝影展是最受歡迎的,觀看的人數是最多的。攝影所記錄的,都存在于大家的生活中,那為什么人們還要來到博物館,來到展覽前呢?因為一張照片,你站在博物館里,站在它面前看,跟你在家里在網上看是完全不一樣的。它給你留下一個空間,你可以不停的思考,走開再回來,再看再思考。

  我們要尋找一個現象背后的原因,不能只是聽到別人說,就覺得互聯網時代,傳統的方式就沒有希望了。

  說起來,現在的攝影是真正的百花齊放,但是如果你要把攝影作為你的職業,那你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攝影從來沒有象今天這樣受大家關注,從來都沒有這么活躍,但是生存又是很難的。

  以下是劉香成在3月28日新浪圖片攝氏2014評選時的部分發言:

  劉:剛剛在選圖片的時候,為什么兩組沒有人投票的片子我投了,因為我很少看到中國的攝影師能在圖片中融入自己的感情。圖片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就在于觀者有沒有感受到這種情感的交流,這非常重要。(完)

  王身敦:很多人拍照片,只是為告訴別人他會拍照片

  王身敦,英籍華人,現居北京,獨立攝影師和顧問,曾為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大師班提名委員會成員,亦分別于 1998 年及 2003 年兩度擔任荷賽評委。1983 年任合眾國際社(UPI)攝影記者,1985-2004 年在路透社(Reuters)歷任助理編輯、攝影記者、首席攝影記者以及亞太區新聞圖片副主編。

  1、你做過很長時間的職業攝影記者,但現在人人舉起手機,都可以是攝影師。你是如何看待職業攝影師的專業性呢?

  王:現在很多人會混淆職業與專業的區別。就像在美國的一個攝影師薇薇安(Vivian Maier),大家看她的作品都覺得太棒啦,她不是職業攝影師,但她肯定專業,F在很多人會把自己的作品和金錢掛在一起,覺得自己能用攝影賺錢了,就是專業攝影師了,其實這是不對的。

  攝影是一種藝術,你需要先去做,可能需要過很長時間,才能體現出你所做事情的價值和意義。一個專業的攝影師需要中立,專注、有風骨,有普世的價值觀。不然在你未來幾十年的拍攝過程中,會有很多問題出現。

  2、你曾經說過,“新聞攝影的道德底線是中立”。在傳播方式出現巨變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這種說法是否還成立?

  王:一些很主觀的作品,我覺得更偏向于是一種藝術創作,而不是紀實。主觀的東西,可能對你個人而言是真實的,對別人卻不是。紀實攝影還是要堅持中立的立場,才能更接近客觀真實。中立和客觀是很重要的,可以保護一個攝影師。

  一個成熟的攝影師,可以在表達方式上有自己的風格,但他的立場一定要是中立的。我認為無論是做紀實攝影還是新聞攝影,想要生存下去最重要的就是,別人相不相信你。你要是不相信紀實,覺得它很主觀,那你還會去看嗎?這個市場是在改變的,但不能改變的是新聞攝影的道德底線。

  3、個人風格對于攝影師而言很重要。你覺得一個攝影師的個人風格都體現在哪些方面?

  王:比較表面的來看就是攝影師的視角,他習慣用什么鏡頭,他的構圖,他對顏色對敏感度,以及對文化的認知,他本身的修養,都會在照片里面體現出來。

  比較深層的來看,重要的是感情。不管你拍什么題材的照片,你照片里都會有你的感情,可能幾張照片看不出來,但過了十幾二十年,別人一看你的照片就知道你是誰,你的照片有沒有關懷在里面,還是只是為了表現你自己。照片是騙不了人的。很多人拍照片,只是為了告訴別人他會拍照片。

  張海兒:這么好的題材拍幾張就走,要打屁股

  張海兒,當代著名攝影師,自 1988 年起,在中國、德國、瑞士、丹麥、葡萄牙、荷蘭、中國臺灣、香港等地舉辦攝影展 30 余次,其中 10 余次個人展覽。1957 生于中國廣州,1985 - 1988 年,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油畫技術專業研究生;1996 至今為廣東省《新周刊》雜志社攝影記者;同時從 1988 年至今,為法國巴黎VU圖片社合約攝影師。

  1、在評選過程中,你多次提到形式感。你是如何理解形式感的?

  張:形式感是很重要的,即便你聲稱自己多么不在乎形式感。就像寫文章都需要修辭一樣,哪怕看上去多么的隨意,也只是我們對語言駕馭得好而已。我們必須得承認我們面對的問題,基本上是一個形式的問題。

  2、本次攝影大典評選的總體印象是什么?有哪幾組作品打動了你?

  張:可以感覺到一群年輕人剛進入這個行業所做的一些事。打動我的作品有非常多,尤其是一些組照中的單幅。我很羨慕,他們可以看到那么多的題材。他們的許多題材是有趣,且適合視覺表達的,甚至這些題材能讓攝影師像知識分子一樣去工作,而不僅是一個攝影師?吹贸,他們是有足夠的天賦和靈敏度去把握這些題材的。

  我怨恨的是,他們沒有善用這些資源,他們還不夠沉浸在這些題材里。一些短時間的報道,顯得有些漫不經心。有些人太悠然了,就拍了這么幾張,感覺他們拍了幾張就要趕快走,真想打他們屁股!

  3、你感覺參賽的年輕人的狀態,和你年輕時比如何?

  張:他們的拍攝需要時間和專注。專注能讓你在相對短的時間里,更能面對這“嚴酷的現實”。我把這一切稱之為嚴酷的現實,比如“在節假日大家熙熙攘攘的外出游玩”,這表面看起來是歡樂的,但即便在這歡樂中,背后還是有隱憂,有一層“嚴酷”的意義在里面。我是說這種審視的高度,在大部分作品里都沒有體現出來。

  王征:攝影師需要跳出一個小的圈子,更廣泛、客觀的去看待問題

  王征,1982 年開始從事攝影。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著名策展人。2003 年,系列作品“永遠的西海固”獲中國藝術攝影紀實類最高獎—金路獎、獲得中國攝影家協會德藝雙馨優秀攝影家稱號;2006 年,獲得中國攝影家協會成立 50 年“優秀攝影家”稱號;2010 - 2012 年,連續三年被《中國攝影報》評為年度攝影人物;2014 年,獲中國攝影藝術最高獎金像獎——攝影傳播獎。

  1、本次大典的總體印象是什么?有哪幾組作品打動了你?

  王:新浪作為一個大眾的平臺,將這個比賽做的如此嚴肅是讓我比較感動的。畢竟一般的門戶網站是十分注重娛樂,會對公眾的需要迎合。整體的水準要高許多,比如拍蒙古的題材和拍三峽的很不錯。初選后的一些作品讓我看著很壓抑,中國整個社會的問題太多。從這個角度我覺得新浪圖片做的貢獻很大。

  2、對于評選過程你有什么感受或建議?

  王:每次評選都是對評委的一次檢驗和考試,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相互間的溝通。中國攝影家的評選是淘汰制,評委可以從組照中選擇單獨推薦作品,這樣可以讓評委的觀點更清晰,對攝影師也是一個建議。

  3、談談你對“報道攝影”和“紀實攝影”的理解和區別?

  王:從這個比賽可以看出,紀實攝影和報道攝影是新浪圖片希望堅持的東西。但我認為這個界限是有待商榷的。這幾年隨著網絡發展,中國攝影變化是很大的,不論是新聞攝影、報道攝影還是紀實攝影,離開了紙媒介而進入網絡的形態之后讓人琢磨不透。

  第一個問題,過去攝影都是依托著紙質媒介的,在觀看時是一頁頁往后翻的。當這種形式被打破,人們在互聯網上觀看照片時,有多種多樣的形式,提取的信息就比較混雜。

  第二個問題,手機攝影的發展,拍照成了摁一下的事情。在這種人人都會攝影的年代,都能用攝影來表達的年代,就好比以前會寫字的人不多,而現在大家幾乎都會寫字的,詩歌就需要重新定義,F在的年輕人更傾向于后現代主義的思想,打破界限結構一切,不重視攝影的樣式。

  4、你在點評里提到,“報道攝影越來越偏向于主觀的表達,甚至是直接表達某種觀點,有很多隱喻在里面,不像從前只是客觀的呈現!边@句話該如何理解呢?

  王:這對于我們這些所謂的行業專家來說,也是只能跟著現象去研究,而不是本末倒置的從本體去對外要求什么。就比如:報道攝影應該是什么樣子?紀實攝影應該是什么樣子?過去的攝影瞬間性是不可取代的。如今科技的發展,設想一下,攝像機抽一幀出來成為一幅畫面,那么瞬間性就不再是拍攝的一部分,而是個編輯行為。

  攝影的本體提出攝影隱喻性大于他的陳述性,F在的流媒體很發達,我們是否應該將陳述性給流媒體?如今,還有什么故事可以講?你看周浩今天來做評委了。他是拍記錄片的,如今紀錄片的深刻性遠遠大于圖片。

  我覺得攝影師不能太廣泛的、淺層次的關注問題,人人都能將攝影作為表達方式的時候,重要的是鑒別、編輯。攝影師需要從跳出一個小的圈子,更廣泛、客觀的去看待問題。

  周浩:我們需要對真實保有敬畏,這是追求真實的前提

  周浩,曾任新華社、《南方周末》、《21 世紀經濟報道報》攝影記者,2002 年開始,為職業紀錄片導演,其影片百余次入選各類國際電影節,并在一些重要電影節獲獎。近期,2014 年 10 月,周浩執導的《棉花》獲第 51 屆臺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2015 年 2 月,其最新影片獲美國圣丹斯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這是中國紀錄片第一次在這獲獎。

  1、你曾經是一名優秀的攝影記者和報道攝影師,但你在選擇紀錄片時曾經說過:照片中的人和物這些元素,在攝影師腦海里已經有一種固有的模式,它們只是攝影師的工具。今天你還依然是這樣認為的嗎?為什么?

  周:我覺得紀錄片和攝影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對世界的解讀方式,像我的很多紀錄片的沒有劇照,因為這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思維方式,并沒有孰高孰低,只是我個人到后來在用攝影表達的時候,會覺得有些吃力,而紀錄片會更多元一些。

  2、你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到,你總是在拷問自己作品的真實性,你也在不斷的強調自己只是個記錄者,你是怎么看待作品的真實性?

  周:像我們這些做記者和做圖片出身的人,終極目標就是追求真實。但當你真的進入了社會,有了社會經驗以后,就會發現自己和真實是可以無限趨近,但無法重合的兩條線。當你只有認識到事實其實是在每個人心目中才有到東西的時候,你才能去追求所謂的事實。所以我們需要對真實保有敬畏,這是追求真實的前提。

  3、你曾經說過做記者的經歷給了你很多幫助,現在你也已經拍攝了 10 部紀錄片,并且獲得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的榮譽,那么在你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是否有一些經驗同樣可以適用于報道攝影,帶給攝影師一起啟發呢?

  周:我覺得中國在某一領域一直在堅持做的人,的確是少之又少,像為什么人們會提到李楠,提到楊延康,因為他們幾十年如一日的在做一個題材,這對于一個攝影師而言應該是他一生的目標。就像巴西當代著名攝影師塞巴斯蒂安·薩爾加多,他的履歷就是:1985-1987年,研究世界勞工問題,1987-1993,研究世界移民問題等等,我覺得一個攝影師應該這樣去規劃他的一生,F在國內的報道攝影,還是有媒體化趨勢的,很多人會越來越功利,我怎么快怎么拍,拍完一個熱點可能轉身就走了,我想這對于一個職業人而言是需要去克服的問題。

  4、你的選題都是通過一些普通人物的故事和生活細節去展開和呈現,初看很瑣碎和平淡,但卻往往能讓觀者反思一些中國當下正面臨的社會現狀和一些比較宏觀的社會問題。這是偶然,還是你主觀選擇的表達方式?

  周:對題材的敏感肯定是和我記者的職業生涯有關系的,做為記者,我對中國社會和當下的關注度是比較高的。但我的一個觀點就是,其實任何一個人,只要他愿意敞開自己,他都可以成為晚上八點檔的人物,都是值得去記錄的,關鍵還是看攝影師的切入程度。很多乍看很瑣碎的事情,其實慢慢就會發現很多值得記錄的細節。

(編輯:SN129)

文章關鍵詞: 攝氏2014 評委 訪談 劉香成 王身敦 王征 張海兒 周浩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a级裸片一毛片不收费_全球免费高清在线精品_极品大学女厕所偷拍50部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