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氏2014”攝影師馮方宇:我喜歡被遺忘的美感

2015年04月11日22:26  新浪圖片 收藏本文

  熱愛攝影的你,知道新浪圖片“攝氏2014”年度攝影師們嗎?15個人,都是棒棒噠。如果有你喜歡的攝影師,4月25日下午,來北京中華世紀壇展覽館吧,他會在那里等待你的支持!你的熱情,能幫他贏取5萬元大獎。

“攝氏2014”年度紀實攝影師|馮方宇

自由攝影師。1977年出生于南京,1999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自 2006 年起,在中國、奧地利、比利時、法國等地舉辦攝影展 20 余次。2008年,憑借作品《梅雨》獲得奧地利特倫伯超級攝影巡回展杰出作品金牌獎,《神話村》 獲得2009愛普生新視界大賽銀獎,F工作生活在南京。  自由攝影師。1977年出生于南京,1999年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美術學院。自 2006 年起,在中國、奧地利、比利時、法國等地舉辦攝影展 20 余次。2008年,憑借作品《梅雨》獲得奧地利特倫伯超級攝影巡回展杰出作品金牌獎,《神話村》 獲得2009愛普生新視界大賽銀獎,F工作生活在南京。

  作品簡述《大橋下面》

  南京長江大橋曾經是一座具有非凡歷史意義的大橋,但是,幾十年的變遷,設計過時,年久失修,不堪重負,交通堵塞,使得這座大橋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作為南京唯一的過江免費通道,長江大橋在車輛激增的當下成了“長江堵橋”,還有人建議炸掉長江大橋,以方便上游的大型貨輪通過。而大橋下面的人們,依舊過著單調機械的生活。2014年,長江大橋風光帶的大面積改造,將大大改變這一地區的舊的“視覺生態”。

  1、能講講《大橋下面》這組作品的創作動機么?

  馮方宇:幾年前,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進入了南京長江大橋的北橋頭堡內部,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落滿灰塵的毛澤東塑像、到處懸掛著的語錄掛畫、褪色的大型革命標語、斑駁的水磨石臺階、龜裂的墻面……仿佛讓人穿越到了那個特殊的年代。我當時就起了強烈的拍攝沖動。

  后來,我用大畫幅相機拍攝了一組莊嚴的大橋的“舊影像”,不過,很快我就發覺這樣的影像有些過于冷漠。我開始用相機記錄大橋周邊的變遷,記錄普通人與這座大橋的關系,同時做視頻記錄。

  2、這種從“舊影”到周邊變遷拍攝的轉變經歷了多久?

  馮方宇:我最早是從2007年開始拍攝的,當時的長江大橋還比較老舊,江灘也很荒涼。后來,隨著汽車數量的激增,大橋成了堵橋。漸漸地,公交站撤消了,橋頭堡的通道關閉,毛澤東的詩詞墻被封閉,大草坪改成了游樂場,橋面上剩下的只有川流不息的汽車。

  3、為什么會選擇大橋這個媒介?

  馮方宇:這座1968年建成的大橋,在中國人心中有著特殊的歷史地位,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曾是這座城市的精神堡壘。不光是南京人熟知,可以說所有中國人對其都有一種情結。有一個朋友說她對小學課本中長江大橋的那篇課文記憶太深了。

  大橋最初設計時是按照中國傳統建筑的樣式設計的,但是由于時代因素,最后被建成了紅色革命式樣。如今,大橋就仿佛一個遲暮的老人,前景迷茫,這也正和出生于70后的我充滿矛盾的生活暗合。的確,我喜歡這種被遺忘的“美感”。

  4、所以《大橋下面》也寄托了你的個人情感?

  馮方宇:是的,挺懷念小時候一家人乘公交車去大橋游玩的經歷。那時候差不多每家都有一張在橋頭堡的黑白留影紀念,外地親友來南京,家人都會陪著去大橋游覽,在那個固定的位置拍一張紀念照。

  5、這些不同的拍攝對象涵蓋了各類階層,他們是你刻意選擇的么?

  馮方宇:沒有刻意選擇,大橋是個很開放的地方,所有人都能來玩;大橋也是個悲傷之地,曾經是中國自殺率最高的地方。拍攝的時候基本還是看人物的狀態,和大橋是否有關系,這種關系是一種眾生相。不管是休閑的老人,玩耍的年輕人,站崗的武警,在此工作的女青年,無助的外來務工人員和流浪漢,在大橋下都呈現出了一種放松的狀態,我覺得他們把大橋當成了一個精神寄托點。

  我的記錄應該是比較冷靜的。大橋一直也在變化,原來能拍到東西現在很多也拍不到了。每張我都挺喜歡的,都有一種淡淡的傷感。我記錄的也是一種時間。

  6、為什么用膠片拍攝?

  馮方宇:我是用6x6畫幅的120相機拍的。我覺得數碼照片那種過于平滑的層次和這組影像的風格不符。一是質感不一樣,二是這座大橋也和膠片的命運相似,早過時了,但是還有存在的理由。

  7、除了這組作品,參加“攝氏”2014大賽,你還投了作品《區間》、《新區間》,為什么選擇這些題材?

  馮方宇:《區間》系列基本上也是和《大橋》同時期拍攝的專題,我覺得兩者有一定的關系,都是對一個過時的交通線的懷念。高鐵通車之后,滬寧鐵路一些區間站相繼停止了客運的使命,不少區間站被廢棄,甚至被拆除,原先因車站而集結的經濟圈失去引力,鄉鎮經濟中心轉移,經濟與社會生態發生改變。

  人們總是來去匆匆直達目的地,卻失去了慢火車時代的審美。我就是那個中途下車的人,逐站尋找被忽略的風景。那些高鐵與老站并置的土地,仿佛兩個時代的并存,新時代在生長,舊時代在消失。突兀的轉變中,帶著成長的新希望,卻也有著當下無法估量的吞噬力。

  8、你什么時候開始拍照?

  馮方宇:正式創作應該是在大學畢業以后吧,1999年,那個時候迷上了古建筑,到處拍歷史建筑。

  9、為什么“建筑”對你如此具有吸引力?

  馮方宇:應該說是被南京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影響的,作為一個從小就生活在明城墻腳下的南京人,從小就耳濡目染。老車站是我這幾年最為感興趣的題材,從繁華到衰落,從集中到消散,最后到消亡,讓人非常有想象空間。創作不再只是記錄建筑本身,時間帶給建筑的改造與頹敗,以及建筑周邊人的生存狀態,是我更關心的。

  10、你認為在當下中國,攝影師應如何選擇題材,并拍好它?

  馮方宇:我覺得選題很重要,如果沒有條件,也不一定要千山萬水地去搞創作,挖掘身邊題材是個不錯的主意,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有沒有長遠的意義。攝影師的價值在于將一個題材表現到極致,并且作品能強烈傳達攝影師的主觀意圖,而不是簡單空洞的記錄。其實拍一個題材就是深入鉆研、了解一個社會事物,而不是器材。

  如今的中國,“舊貌”正在被摧枯拉朽般地改變著,很多東西來不及細細品味就已經不見了,很多東西值得攝影師去記錄。記錄時間是一條線索,時間永不停留,人始終在變,這是最有意思的。

  11、對接下來的拍攝有什么規劃么?

  馮方宇:2008年,策展人朱朱在南京搞過一個頗有影響力的《長江大橋當代藝術展》, 藝術家用各種形式來表達對大橋的致敬,有油畫、裝置、視頻、拓印、三維動畫等等,對我有不小的影響。如今再做這個題材,能否突破以前的思維框架是個不小的難題。但我覺得完全可以拓展思維,來完成我對長江大橋的致敬。

  接下來我會繼續拍攝《區間》這個題材,如果有條件的話,我將來甚至想拍南京——北京這個老鐵路線區間。同時,我也想嘗試將歷史建筑和人像進行結合拍攝。

  更多攝影師訪談及作品詳見:新浪圖片“攝氏2014”年度攝影師大典專題

文章關鍵詞: 馮方宇 大橋下面 南京長江大橋 攝氏2014 年度紀實攝影師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a级裸片一毛片不收费_全球免费高清在线精品_极品大学女厕所偷拍50部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