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氏2014”攝影師陳杰:絕不放棄對真相的堅持

2015年04月13日14:08  新浪圖片 收藏本文

  熱愛攝影的你,知道新浪圖片“攝氏2014”年度攝影師們嗎?15個人,都是棒棒噠。如果有你喜歡的攝影師,4月25日下午2:00,來北京中華世紀壇展覽館吧,他會在那里等待你的支持!你的熱情,能幫他贏取5萬元大獎。

“攝氏2014”年度報道攝影師|陳杰

安徽省石臺縣人,曾從軍5年,2003年加盟《新京報》,參與創刊,后任攝影圖片部主編。2014年5月辭去主編職務,任新京報首席記者至今。從事媒體攝影工作16年,獲得國內外各類攝影獎上百次,獲得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金銀銅獎20多個,獲得中國新聞獎及復評金銀銅獎16個。2014年9月奔赴騰格里沙漠,發出系列報道《沙漠之殤》,得到國家主席習近平批示之后,騰格里沙漠污染問題得到解決。  安徽省石臺縣人,曾從軍5年,2003年加盟《新京報》,參與創刊,后任攝影圖片部主編。2014年5月辭去主編職務,任新京報首席記者至今。從事媒體攝影工作16年,獲得國內外各類攝影獎上百次,獲得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金銀銅獎20多個,獲得中國新聞獎及復評金銀銅獎16個。2014年9月奔赴騰格里沙漠,發出系列報道《沙漠之殤》,得到國家主席習近平批示之后,騰格里沙漠污染問題得到解決。

  作品簡述《候鳥保護者》

  2014年,陳杰做了7組環境保護題材報道,《候鳥保護者》是其中之一。這個故事非常有代表性,代表的是人對自然的態度,這是我們這個過度逐利的社會所稀缺的。

  1、 你在2014年做了很多環保題材的報道,一直對這一領域比較關注?能講講這組作品的拍攝由頭嗎?

  陳杰:對于環保題材,我關注的角度一是環境保護,一是環境破壞。候鳥守護者田志偉的故事,是一個環保志愿者向我推薦的。田志偉所保護的渤海灣區域,是世界上候鳥遷徙的八大通道之一,每年世界上90%以上的候鳥在此歇腳補充能量,或棲息。過去,這里是盜獵者的天堂,候鳥的地獄。如今,田志偉團結一些志愿者,改變了盜獵的局面,給候鳥以呵護。

  2、這組作品的具體拍攝過程是怎樣的?

  陳杰:實際上,我拍攝用的時間并不多,更多的是跟隨田志偉一起在方圓600多平方公里的保護區范圍一起巡視。對于一些相對靜態故事的采訪,我多是先體驗,感受受訪者真實的生活,盡可能接近他們內心的真實世界,然后再拿起相機拍攝。對于一些事件的采訪,我不會先入為主地判斷,而是盡可能進入事件當中,努力客觀還原受訪者復雜的情感,把問題的兩面性或者多元性呈現出來。

  3、所以你希望最后出來的作品是多角度的,而非單一視角呈現?

  陳杰:攝影師思考任何一個故事,必然是從自己的經驗、積累和價值觀出發的,但所有故事有其共性的核心價值。攝影師要極其審慎地運用自己的個人判斷,根據敘事的邏輯,告訴讀者客觀事實,讓讀者去自由思考和判斷、評價。

  報道攝影,從故事發現,到影像表達、敘事方法、傾聽各方觀點、平衡報道,最后到干預現實,必須環環相扣,嚴絲合縫,才能讓報道觸及人心,擲地有聲。做到這些,必須有足夠的職業積累,和有擔當的平臺給予的支持。

  4、處于事件中的“人”的因素在你的影像中是怎樣一種存在?

  陳杰:“人”如果存在于影像中,其本身就是歷史的注腳。攝影師面對的絕大多數題材,都是關于“人”的故事,是關切人類共同情感的故事。而“人”在故事里,觸及人類心中那些本質性的力量,是來自于攝影師影像所準確呈現的情緒、行為、狀態等。

  5、現在也存在某一些動物攝影愛好者對被攝動物產生滋擾和驚嚇的現象,你覺得應如何避免?

  陳杰:好的動物攝影,不僅能夠體現動物自身特性,也具有人文情懷。很多野生動物攝影師,首先是一個環保者,任何狀態下保護動物意識是在攝影行為之上的。拍攝過程是對動物觀察、了解和感受自然的過程,是攝影田野調查的一種形式,也是一種社會學研究的行為。攝影的意義被延伸,攝影師的體驗不僅僅是摁快門那一瞬間的技術體驗。

  6、你之前說這組獲獎比較意外,覺得這組不是你心里最理想的,能談談你最理想的作品是哪一組么?

  陳杰:一個優秀的年度報道攝影師,一定是對其全年的報道行為的一種綜合評述。從故事選擇、拍攝難度、影像水平、報道的影響力等方面考慮,我很難取舍。如果從影響力選擇,當之無愧是《沙漠之殤》;如果從影像水平,也會選擇《鳥之殤》;如果從故事,我會選擇《被聯名“驅逐”的艾滋男孩》。當然,個人的判斷,必然注入有個人體驗和情感。

  7、這些題材都和環保相關,你為何如此關注環保題材?

  陳杰:我之所以對環境問題持續關注,首先是基于新聞記者這個職業本身的特性,即“干預現實”。而且,環境問題通過翔實的調查加上震撼人心的影像,更有說服力,讓傳播更有力量。再就是,報道過程中,需要集納大量資源和填補知識空白,所以,這也是個人成長的過程。

  8、這樣一個持續的采訪過程是很艱難的,你都遇到了哪些困難?

  陳杰:困難有多個方面,一是到達現場。在采訪青海木里煤礦破壞生態事時件,我被地方公安、宣傳部門,各種阻止堵截,后來,我甩掉了他們,背負30多斤背包,在海拔4500多米的高原潛入拍攝地點,在氧氣稀薄的環境里翻山越嶺拍攝了5個小時,對體能和意志力考驗極大。這樣的情況在采訪時經常會遇到。

  二是對真相的辨識,說服一些受害者說出真相,同時,要通過收集一些數據從專業上對污染做出判斷,還要讓污染制造者回應。

  第三就是報道后所面對的壓力,一些污染企業背后有強勢的后臺,他們會通過各種渠道施以壓力,甚至一些地方政府無原則保護當地污染企業,以誣告等手段,試圖通過我所供職媒體的上級主管部門施以壓力。

  我對自己的要求是,讓報道更準確,更有力,絕不放棄對真相的堅持。

  9、互聯網時代身為攝影記者你覺得存在轉型問題么?

  陳杰:互聯網能讓優質的內容有更高的傳播效率。比如我的一些報道,過去僅局限于報紙,其傳播和報紙的發行量有關聯。而現在,通過新媒體讓報道的傳播更迅速和廣泛,影響力也放大;ヂ摼W時代,攝影師要堅持作品的品質,學習新媒體傳播的特性,為我所用;ヂ摼W,對攝影師是驅動力。

  中國當下有豐富的題材,城市問題、農村問題、文化沖突和融合、法制問題、環境問題、教育問題、民族問題、地緣關系、與國際社會日漸密切的關聯等等,對題材的選擇,也是攝影師對社會觀察和思考能力的表現。開拓題材不僅僅是走出去,還要不斷從自身狹隘思想和局限里走出去。攝影師不能拘泥于攝影的圈子,而應該深入更廣闊的社會中,以致力于成為社會學者的態度,尋找方法,深入每一個事件的背后。

  10、你是怎么開始攝影生涯的?對自己的攝影未來有何規劃?

  陳杰:我是1998年開始攝影記者生涯的。十多年來,我看到的是攝影無限的可能和個人認知能力的局限。

  我個人認為,攝影的價值一是關注突發事件,傳遞真相;二是關注社會矛盾的事件,通過報道來引起廣泛關注,推動改變,并普及常識;三是以歷史的角度觀看現實社會的一些人和事件,記錄人類復雜的情感。未來,我將學習社會學的研究方法,切入我所關注的各個領域的題材。另外,持續關注一些能夠反映這個時代特質的長期項目。

  更多攝影師訪談及作品詳見:新浪圖片“攝氏2014”年度攝影師大典專題

(編輯:SN129)

文章關鍵詞: 陳杰 候鳥保護者 攝氏2014 年度報道攝影師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a级裸片一毛片不收费_全球免费高清在线精品_极品大学女厕所偷拍50部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