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鋼訪談:從“壞學生”到好導師

2015年06月23日00:49  新浪圖片 收藏本文

  “我個子高,作體育委員。雪后在操場站隊,有同學向我扔雪球,我也還擊?墒遣恍,這是站隊!老師不僅痛斥我,還非得找家長。老師為什么要我給這么大壓力?貪玩好動是小孩天性啊!

職業攝影師趙鋼,攝于2012年的福建職業攝影師趙鋼,攝于2012年的福建

  聊這些話的時候,趙鋼正受邀成為新浪圖片“拍照吧少年”大學生攝影工作坊導師。此前他已在京郊開設了工作室,招收認真對待攝影的學員。

  趙鋼從未提及自己也有一個教育者角色,但回顧往事時,他關于教育的體驗實在糟糕。

蓄須的大學生趙鋼,穿著攝影背心。攝于1995年的長春蓄須的大學生趙鋼,穿著攝影背心。攝于1995年的長春

  首先反對的就是文理分科,因為這使理工男趙鋼不能報考藝校學習攝影。這似乎沒什么遺憾,作為一個學校教育的離經叛道者,假使趙鋼在一所美院接觸時興的沙龍攝影,他日后還愿意成為攝影師嗎?更不必說,日后有一部叫作《我的大學》的攝影集。

  1992年,背著一臺相機的趙鋼進入長春光學精密機械學院(今長春理工大學)。這臺相機與光學儀器無關,它要承擔的是記錄時代片段的任務。

大學新生入學。為了捕捉新生表情,大二學生趙鋼在設定的場景中等待了多時。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大學新生入學。為了捕捉新生表情,大二學生趙鋼在設定的場景中等待了多時。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很快,不知是否出于優越感,迫不及待的趙鋼組織了大學第一次集體郊游。理由就是幫大家免費拍照。

  免費拍照,在那個年代求之不得。沒有微博,沒有微信,那時候影像傳播得慢,相片沖洗得也慢——一張照片會裝進相框,而非手機。

  有關這次郊游的照片,成為影集《我的大學》里最早收錄的圖片之一。這顯然是次有預謀的事件:早在高四(復讀)的學習間隙,趙鋼就已經決定記錄大學的點點滴滴。提醒他制定拍攝計劃的,是忘年交王福春。

大學舞會,左邊那對在后來也會一直跳下去。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大學舞會,左邊那對在后來也會一直跳下去。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1985年前后,趙爸爸購買了第一臺理光單反相機。80年代的2000元,是不可思議的奢侈品。這似乎也確是一次失敗的消費行為,因為趙爸爸是很業余的愛好者,甚至常常對不準焦。

  好在他有個兒子叫趙鋼。在相機閑置兩年后,初三的趙鋼用它拍攝了第一批“大作”——畢業留念。趙鋼開始表露在影像語言上的一定天賦;蛟S出于對兒子挽救相機命運的謝意,趙爸爸將王福春介紹給趙鋼。

同學們一起包餃子,看看他們的臉,恐怕不只包了餃子。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同學們一起包餃子,看看他們的臉,恐怕不只包了餃子。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當時王福春已是知名攝影家,作品《火車上的中國人》正在拍攝中。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是中國紀實攝影最好的時代。王福春告訴趙鋼:“如果要成為一名真正的攝影師,就不要去拍花花草草!

  認識王福春這一年,趙鋼高三。由于厭學,他已經荒廢了兩年半的高中學業。面臨高考,他仍將大量時間花費在攝影上,就像小時候沉迷航模一樣。那一次的玩物喪志,以父親砸碎飛機模型告終。這一次,以他高考落榜劃上逗號。

  這只是個逗號。

  趙鋼天資聰穎。早在小學時,他就自學了初中物理的全部內容。這絲毫沒給他帶來好處。有一回老師在演示稱的受力點、施力點、支點,指出提稱的地方是施力點。堅稱其為支點的趙鋼被指責。舊教育的第一要務是維護權威,而非傳播真理。

趙鋼發現一片難得的光影,請來學姐做模特。學姐模糊了,墻上的影子卻那么實。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趙鋼發現一片難得的光影,請來學姐做模特。學姐模糊了,墻上的影子卻那么實。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在無數類似打擊后,趙鋼成為師長眼中的厭學者。他排球打得好,在高中是校隊隊長,打電玩也是強項,但就是不肯學習,以致于高中物理考出過48分的好成績。

  被枷鎖束縛只是弱者的借口。當趙鋼意識到擺脫高考就必須戰勝高考時,在不放棄攝影的前提下,復讀一年的他考取本科,那是92年的事了。

這是大四,片中人在畢業后迅速成婚。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這是大四,片中人在畢業后迅速成婚。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大學開學,光學專業學生趙鋼,終于可以把學習當作業余愛好了。他第一次自愿在自習室呆到晚上十點,他重新發現數學原理的哲學趣味。當然,最美好的是終于可以把攝影當作主業。

  每隔一兩個月,趙鋼就返回哈爾濱的家中。那時候沒有雙休日,也沒有高鐵,周六中午在長春上車,回到家匆匆吃過晚飯,他就搭起暗房沖洗。因為第二天一早,他要拿著照片去王福春那里請教。午后再乘車返校。

  這樣過了兩年。大三時,王福春告訴趙鋼,他已經沒有可傳授的技藝。叫他唯一去做的,就是在拍攝中運用技術。

  趙鋼也是這么說:“《我的大學》中所收作品,大部分技藝嫻熟的都是大二以后拍攝!贝藭r,趙鋼已在心中默認自己是一名專業攝影師。

  回想起來,趙鋼把王福春當作他唯一的恩師。王老先生說起弟子,也總是要談談趙鋼。這段師生情延續至今。

燃燒的青春記憶,這是即將畢業的學生焚燒四年的信件。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燃燒的青春記憶,這是即將畢業的學生焚燒四年的信件。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趙鋼的大學生活,在圖集《我的大學》里已有最好描述。值得一提的是,他制作了這部圖集,同時他也是這部圖集的主人公。攝影技藝的早熟,使他有機會以旁觀者和參與者的雙重身份介入拍攝;蛟S這也是此部作品的最大特色之一。

畢業離別。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畢業離別。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趙鋼從大二開始,就為攝協的朋友傳授攝影知識。那些師弟師妹們堅持下來的不多,其中有一位后來成為他的妻子。這其中是否有什么浪漫,趙鋼總是不愿談,但攝影本身就是一件最浪漫的事。

剛畢業的趙鋼回校約會女朋友,自拍這幅圖片時,趙鋼留心抓取了墻上的格言。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剛畢業的趙鋼回校約會女朋友,自拍這幅圖片時,趙鋼留心抓取了墻上的格言。圖片出自影集《我的大學》

  1996年,趙鋼在那個夏天畢業。他將一臺相機留給學妹、女朋友、后來的妻子丁鳳園,《我的大學》是他們共同完成的作品。

  如今,這個曾經的“壞學生”以導師身份參與“拍照吧少年”。為什么要支持這樣一個活動,他自己說:“我從事攝影二十多年,積累很多經驗,走過很多彎路,對攝影有很感悟。我希望與人分享,給別人幫助!

  他一定會是個好老師,那些曾經的“壞學生”最后都成了好老師。

攝影師夫婦,2014年攝于山西攝影師夫婦,2014年攝于山西

 

文章關鍵詞: 攝影師 趙鋼 拍照吧少年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a级裸片一毛片不收费_全球免费高清在线精品_极品大学女厕所偷拍50部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