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少年的嚴酷旅程 全面顛覆攝影三觀

2015年07月14日10:35  新浪圖片 收藏本文

  “拍照吧少年”從三千余所國內外院校的4萬幅作品中勝出的12名少年,在酷熱的7月開始了攝影工作坊之旅。首先迎來挑戰的是著名攝影師張千里帶領下的人文地理組,三名學員分別是:王超、王浩宇和郭炳炎。他們的攝影三觀將如何被顛覆?

張千里老師在宏村為學員們授課。張千里老師在宏村為學員們授課。

  從一開始陷入焦慮的學員

  “拍照吧少年”安徽黟縣站第一天授課結束后,來自貴州師范大學的王超坐在宏村一家民居中,頭一直埋在手機上,雙手游移搜索著關于黟縣的信息,糾結著未來幾天的拍攝計劃。

  作為工作坊第一站的授課地點安徽省黟縣,縣區內包括了大大小小20多個景區。其中,西遞與宏村以徽派建筑聞名遐邇,是世界文化遺產景區。此外,縣城周邊還有大量像南屏與碧山村這樣的古村落,以及西遞石林、打鼓嶺、木坑竹海等自然景觀。即便如此,王超依舊擔心沒有足夠的拍攝素材。

  因為事先的功課沒做足,他來到黟縣后驚覺自己對當地風情人物了解甚少,甚至不足以為系統拍攝提供足夠的積淀。他沒有選擇出去采訪打聽,而是像大多數90后一樣,掏出手機上網找資料。

  于是他陷入了創作焦慮中……他只是一直表示希望追求從兒時就向往的鄉土情節。

  “鄉土情節”在王超的理解中,是人和土地的親密關系。他試圖去追尋一個理想世界,然而所謂的“鄉土情節”究竟在哪里?

用聯想手機做拍攝計劃的王超。用聯想手機做拍攝計劃的王超。

  王超計劃第二天凌晨5點去碧山村看看,但愿在那個沒有開發旅游的村子有所收獲。然而黟縣客運站到碧山村的最早一趟班車卻是早上7點過后。

  工作坊進入拍攝環節后,學員面臨的問題就是起得比雞早,王超每日凌晨4點半左右,必須起床準備外出拍攝,不能錯過清晨的光線。

  張千里老師對于王超的拍攝計劃并沒有太多干涉,只是反復叮囑一定要核實消息來源。為錯誤的信息付出代價,是少年攝影師們在成長道路上,要邁過的第一個坎兒。

  拍祠堂?拍什么祠堂?為什么拍祠堂?

眉頭緊鎖的王浩宇眉頭緊鎖的王浩宇

  王超的同寢王浩宇來自西南林業大學,第一天選題完畢后,便就近在西遞的老祠堂準備拍攝。

  93年出生的王浩宇偏愛建筑攝影,他希望在工作坊的幾天中,完成對村落中一些頗具韻味的老祠堂拍攝。因此未來幾天,他打算在數個村落間來回轉悠。

  工作坊進行到第三天,他同樣必須凌晨5點出發,約上司機師傅去南屏村拍攝日出。7月黟縣的天氣陰晴不定,只要天沒下雨,他便不希望自己錯過任何可能的景致。

  正午12點過一刻,我們偶遇在烈日下。他眉頭緊鎖,細汗涔涔,無奈地給我們快速瀏覽相機里的照片,不時搖頭嘆氣,自覺并沒有拍下好照片。

  沮喪與失落籠罩著他,猶豫一會兒,只好換個地方再次狩獵心中的祠堂,他的工作量非常大,輾轉數個村落拍攝祠堂,一天跑下來干得比驢還多。

  張千里老師看過幾張照片,認為他的攝影語言凌亂而急躁,雖然拍攝了不少祠堂,可是他自己并沒真正想明白到底要拍什么。

  王浩宇對于攝影的熱愛,對于他向往的職業攝影師來說,僅僅是個開始,還遠遠不夠。

  更為要命的是,王浩宇即便做了切實的拍攝建筑的計劃,卻并未帶著三腳架來參加授課。后面的拍攝,他只能在沒有腳架的情況下妥協或尋找穩定的替代物。為自己熱愛的攝影做好一切準備,是少年攝影師學到的第二課。

  學員被現實蹂躪,什么才是真實的生活?

郭炳炎扎營郊外拍攝星軌時和導師喝起了啤酒談起了人生。郭炳炎扎營西遞石林,拍攝星軌時,和導師喝著雪花純生、談青春往事。

  有些沉默寡言的郭炳炎來自河北工業大學,來到工作坊后睡得比狗晚,第三天、第四天晚上,他在西遞石林的山頭上,想趁著近日的好天氣拍攝星空。為此他必須忍受蚊蟲叮咬,在荒郊野外扎帳篷過夜。

  從一開始,他就選定拍攝風光照片。他平時話不多,在大家討論的時候也很少發言,然而他卻是唯一一個帶了三腳架來的學員。在授課第一天,也只有他一個人帶著筆記本電腦,之后利用電腦為大家尋找選題提供便利。

  郭炳炎的存在感不高,但是當他來到西遞石林,通宵拍攝星空下的喀斯特地貌時,沒有人能再忽視他——為了通宵拍攝,郭炳炎自己購置了帳篷與野外生活的必須品,做好了駐扎在山上的準備——寂靜時分,他在西遞石林敲響了心中被星空觸動的鼓點。

  郭炳炎拍攝星空的計劃打動了導師。張老師從日落前開始,陪著他一起在郊外拍攝。

  拍攝間隙,他也獲得了和導師喝酒談心的機會,兩個人在帳篷前喝著啤酒聊起了人生,也算授課之外的收獲。

  當工作人員為他們送宵夜上山時,郭炳炎忍不住狼吞虎咽吃了起來,又不時抬頭看看天空的狀態,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為照片添彩的機會。

郭炳炎在西遞石林搭好帳篷,等待星空的出現。郭炳炎在西遞石林搭好帳篷,等待星空的出現。

  為了讓郭炳炎獨立創作,有個人思考的空間,張千里老師冒險凌晨摸黑下山。隔天大早,得知因天氣問題,郭炳炎什么都沒拍到后,張老師安慰他說,“這才是真實的生活”。

  張千里老師感嘆,“拍照吧少年”活動對選手來說如同“煎熬”,因為大家都把拍照這件事想得太簡單了。

  作為一個攝影師,張千里老師無疑是男神級的,這也許得益于他在社交媒體上的活躍。走在黟縣的古村落里,竟然也有粉絲拿出手機來“圍觀”他。如何做一個明星級的攝影師,在攝影的現場如何展示自己的人格魅力,除了技術,導師張千里身上還有哪些東西值得學?

  安徽黟縣,第二季“拍照吧少年”首站,想知道學員們在這里有怎樣的歷練嗎?兩個月后,跟拍紀錄片告訴你答案!

  在紀錄片出爐前,讓我們先睹為快,看看張千里師徒都拍到了什么精彩圖片。

碧山枧溪村,村民的房屋都依山傍水坐落在枧溪河兩旁。枧溪村分外枧溪跟里枧溪兩個村,兩個村子步行幾分鐘就到了。圖為枧溪村民趕早去地里做農活。攝影:王超  碧山枧溪村,村民的房屋都依山傍水坐落在枧溪河兩旁。枧溪村分外枧溪跟里枧溪兩個村,兩個村子步行幾分鐘就到了。圖為枧溪村民趕早去地里做農活。攝影:王超
入夜的宏村,遠處是靜默的山,近處波光晦明變幻,古民居影影綽綽,楊樹在湖畔的晚風中婆娑起舞,人在其中,宛似畫中漫游。攝影:王浩宇  入夜的宏村,遠處是靜默的山,近處波光晦明變幻,古民居影影綽綽,楊樹在湖畔的晚風中婆娑起舞,人在其中,宛似畫中漫游。攝影:王浩宇
這張拍攝于西遞石林的長時間曝光星軌,是星星持續移動產生的軌道在黑夜中留下痕跡。攝影:郭炳炎這張拍攝于西遞石林的長時間曝光星軌,是星星持續移動產生的軌道在黑夜中留下痕跡。攝影:郭炳炎
古城西遞在一片蛙鳴之中蘇醒過來,輕描淡寫地抹上太陽為其準備的粉黛,出落的亭亭玉立,等待一天游客的到來。攝影:張千里  古城西遞在一片蛙鳴之中蘇醒過來,輕描淡寫地抹上太陽為其準備的粉黛,出落得亭亭玉立,等待一天游客的到來。攝影:張千里
粉墻黛瓦,深宅大門,是傳統徽派建筑的特點之一。破墻開窗,以家為店,則是現在面對市場需求的變化。攝影:張千里  粉墻黛瓦,深宅大門,是傳統徽派建筑的特點之一。破墻開窗,以家為店,則是現在面對市場需求的變化。攝影:張千里
徽州除了有飛檐疊院和滿眼的秀色之外,還有一片鮮為人知的新去處,叫做西遞石林。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在地質的變化與流水的侵蝕下演化出如此獨特的地貌。攝影:張千里  徽州除了有飛檐疊院和滿眼的秀色之外,還有一片鮮為人知的新去處,叫做西遞石林。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在地質的變化與流水的侵蝕下演化出如此獨特的地貌。攝影:張千里
圖為“拍照吧少年”人文地理組導師、學員及工作人員合影。圖為“拍照吧少年”人文地理組導師、學員及工作人員合影。

  7月15日,人文地理組的工作坊培訓就要結束,但第二季“拍照吧少年”剛剛開始。請不要走開,持續關注活動進展,讓我們共同期待工作坊第二站——由趙鋼老師帶領的報道紀實組培訓將于7月20日在北京開啟。

文章關鍵詞: 攝影 拍照吧少年 2015 人文地理組 張千里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關閉

已收藏!

您可通過新浪首頁(www.sina.com.cn)頂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歡

看過本文的人還看過

a级裸片一毛片不收费_全球免费高清在线精品_极品大学女厕所偷拍50部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