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風有信 春不誤|中國首個城市紀實攝影師聯盟“拾城”迎來5周年

風有信 春不誤|中國首個城市紀實攝影師聯盟“拾城”迎來5周年
2020年04月01日 14:36 新浪圖片

  2015年的今天,來自9個城市的10名攝影師組成了“拾城”這個小小的攝影師聯盟。我們懷揣著“撿拾微影像 匯聚大時代”的夢想,用抓拍的單幅影像,表達著對所處之地的獨特觀察與體會,同時也表達著潛藏于光影之下的自我。

  5年了,“拾城”這座城,迎來新朋,送別舊友。如今,這個大家庭里包括生活在中國和德國15個城市的26名攝影師、6名圖片編輯以及2名志愿者。從最初的線上內容展示,到2016年10月首個群展《城記——青年紀實攝影師聯展》在中國攝影展覽館開幕,再到后來的每年1至2個線下大型展覽舉行、1本同名自出版作品集誕生,她就這樣,不溫不火,徐徐生長。

  那么,“拾城”到底是什么?

  ——她是對攝影愛的道白。我們用自己獨立的精神、眼光和手藝,切開生活的橫截面,無論語言平實還是精巧,氣質冷峻還是溫婉,在面對眼前的生活、人與相機時,我們都忠實于自己的內心,保有足夠的真誠與熱愛。

  ——她是志同道合者的連接點。我們盡管性格不同,攝影風格不同,關注的話題和領域也不同,但無不秉持著“拾城”初創時的宗旨:在探尋生活本質和時代無意識的過程中,留下具有個人印記的時光斷片。我們以細微之眼,觀察時代之變遷。

  ——她是與眾不同的存在。每周三,至少有一期囊括成員近期優秀作品的微信公眾號出現在讀者面前,除了因為不可抗拒的力量被停止更新一個月以外,從未間斷。這些我們用心拍攝的單幅影像,有時像俳句,看似松散,實則有著圖片編輯的巧思織于其間;有時又像論文,用精致的影像表達確定的主題,傳遞明確的態度。我們希望在當下影像的傳播環境中,通過努力實踐,為像我們一樣熱愛單幅影像的朋友們帶來一種有意思的存在方式和有意義的可能性。

  因為有了眾多前輩和同好的指引與扶持,也因為有了“拾城”成員的努力付出,她才如孩童一般走到今日,步履蹣跚,眼中有光。這些同好中,也包括曾與“拾城”共度美好時光的朋友們,他們是——

  攝影師:宋揚、馮海泳、徐松、劉嵩、華劍、蘇里、肖瀟、劉有志、梁瑩菲、馮中豪、楊深來、許少峰、張雷、袁烽。

  圖片編輯:王諾、韓萌、林沛清、倪華初、崔勁輝、王二、姚胤米、焦旸。

  在這個時刻,我們對所有的相遇和幫助都心懷感激!

  “每逢周三,遇見拾城”,這是“拾城”微信公眾號文章末尾不曾改變的一句話。它既是短暫的道別,也是熱忱的呼喚,呼喚著我們與你們每一次的如期而遇。就像這個艱難的春天,當一切不如意與苦痛慢慢平息,希望終會從中升起。

  風有信,春不誤。下一個五年,我們繼續周三見!

  ——白渺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拾城數十位攝影師

  261個星期三的相約

  200張照片“心頭好”

  匯聚成《日常照度——拾城五周年影像紀》

  這是拾城成立五年來

  首本大型畫冊

  限量600本

  2020年4月1日開啟預售

  在“拾城”5周歲來臨之際,

  前輩、同好們為她寫下了寄語,

  特別感謝這些愛的祝福:

  ‘拾城不知不覺已經五歲了,時間過得真快。幸虧有拾城,才能讓我們在匆匆歲月里看到自己的影子,知道自己怎么活的、為什么活著。拾城就像個小花盆,這里有營養、有希望、有理想、有韌勁兒。雖然還不太起眼兒,但是卻孕育著強大的生命力?!?/p>

  ——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 李舸

  ‘拾城是一個小小的存在

  關注的人也許不是那么多

  連我都是陸陸續續的看

  但每次看了都去底下打勾

  是的

  拾城不想改變別人的念頭

  更不想改變攝影格局

  拾城向太陽學習

  只發出自己的光和熱

  拾城的小兄弟小姐妹

  悄悄隱藏才華

  做愛做的事卻不炫耀

  行光明之事而不求名聞

  而我看到的是

  攝影沉默地在街頭徘徊

  攝影沉默地穿越世界

  你要想讓別人聽到你說的話

  就從全人類共同關注的角度出發

  不用大喊大叫

  人家自然聽得見你的聲音。。。。

  拾城做到了’

  ——新華社領銜編輯,

  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

  策展委員會主任 陳小波

  ‘大概四年前吧,我主動找到浦峰,希望為他們做一個展覽,后來這個愿望在中國攝影展覽館實現了。我這一路走來,得到過無數前輩的扶持;當我也成了“前輩”,自然也有義務幫助年輕人。 

  在中國社會極速轉型時期,個體的命運與時代洪流間的交匯,碰撞出無數可歌可嘆的故事,成為中國現代化進程的注腳和縮影。拾城的伙伴們始終堅守嚴肅的紀實攝影,盡管捕捉的可能是如同馬賽克般的時間碎片,但經過重新拼貼,就構成了我們現實生活相對完整的圖畫。

  拾城的諧音是“實誠”,北京人常說:“人不能太實誠”,意思是老實人容易吃虧。但我覺得,做人就是要腳踏實地做好每一件事。拾城的伙伴們用實力和誠意堅持了五年,這在娛樂至上的今天,顯得尤為可貴。我更希望,他們能一直堅持下去。2020年3月25日于武漢?!?/p>

  ——北京攝影函授學院理事長、

  前中國文聯攝影藝術中心主任 劉宇

  ‘2016年,拾城是南方周末品牌攝影項目《吾城吾鄉》第二季的特邀作者;2020年,拾城又是南方周末“戰疫”之影像專輯《此刻中國》第一次推送的作者。五年時光,世界紛繁變幻,人間煙火蒸騰,而他們一直在場,既與這變幻同步,又于煙火中呼吸,因而在保持自己的態度與堅守真實的共鳴之間,走出了一條值得紀念的道路。后真相時代的報道攝影,考驗的已不僅僅是攝影師對于事實的甄別和把握,而是在一個徹底碎片化的時空里,如何回應對于完整和確定的深層呼求。當攝影不再是一種功能時,它才會更加強大,更加值得繼續。祝愿拾城,繼續!前行!’

  ——《南方周末》圖片總監、

  廣東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評論家 李楠

  ‘“拾城”就像一面理想主義的旗幟,孤獨地飄揚在紀實攝影的天空中。堅持下去,即使終有一天人們會說它只是“曾經”存在過!’

  ——攝影師、前媒體人 嚴志剛

  ‘這么快就5周年了,祝賀!拾城的小伙伴好純粹,堅守到今天不容易。我準備讓浙江傳媒學院策展工作室課的同學好好研究一下拾城,爭取做一個展覽,可以嗎?’

  ——攝影師、策展人、

  浙江傳媒學院美術館館長 傅擁軍

  ‘生活遠比我們想象的豐富,照片能把我們的希望留住。

  拾城,正是用影像來映現生活的本真,用觀察來引發更多的思考。愿這群熱愛生活的兄弟姐妹,能用獨特的影像,為我們呈現更為豐富、有趣的城市生活況味,擷取我們每個人曾經經歷和正在經歷著的更多吉光片羽,成就生存的檔案,展現時間的力量?!?/p>

  ——《中國攝影報》副總編輯 柴選

  ‘散落在各地攝影師鏡頭中的城市影像,因拾城公號匯集,不僅是每個個體對生活半徑的觀看記錄,同時也組成了當下社會豐富的時代影像。期待越來越多攝影師因拾城而結緣,拾取更多城市街頭角落的瞬間,雖短暫或細碎但已是生活林林總總的注腳?!?/p>

  ——《人民攝影報》副總編輯 賈曉霞

  ‘時間真快,從2015年初創到今天,“拾城”攝影師聯盟走過5年的光景。能夠堅持走下來,這不是一個人十根手指力量的總和,這是一群純粹、充滿激情、熱愛攝影的人在拼盡全力前行。5年來,他們用相機“撿拾”各個城市里的時光,以主題性的方式聚集起來,對當下社會進行全景描摹,呈現一個又一個獨特的觀察和注解。期待“拾城”有更多的5年、10年……走得更遠,更堅實?!?/p>

  ——影像中國網主編 曹旭

  ‘拾城聚集著一群熱愛攝影的人,他們對光影、構圖和瞬間有著精準的把握,他們以自己的方式探索著影像的邊界,見證著城市和人的奇妙與美好。世界很復雜,攝影不簡單,愿拾城經久不衰,一路榮光?!?/p>

  ——新浪圖片總監 翟紅剛

  ‘前幾天一個同事離職,對我有句囑咐:“記得好好吃飯,不要把命賣給工作?!边@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少拼命去求生存的普通人,說好聽是奮斗,說極端哪一天不是在賣命。

  一直很羨慕拾城的攝影師,他們因著工作之外的共同追求,而走在一起。在嚴酷的現實之外,相互取暖,而這一走,就是五年。和生命一樣,五年不長也不短,每個人都經歷過起落與苦笑,跌倒后也要繼續前行。五年里,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呈現了不同城市的春夏秋冬,表達每個階段的自己,也記錄下城市的歷史。也許拾城創立的初衷,是為了每個人心中的情懷與一塊自留地,而最終,每一份付出,也都有他的價值。

  2019年末的某一天,我去深圳做一項業務的年終工作匯報,凌晨兩點,我在酒店里寫下了最后幾個詞“有態度,有情懷,有信念”?;蛟S大多數時間疲于奔命,而我們對待周遭一切的態度與價值觀,決定了眼下這條路還可以走多遠。當然,現實與理想之間常常有很大差距,而這個時候,一個人的信仰與情懷,會給予我們更多力量。最后,我們應該始終堅定懷有信念,堅守與付出的價值,不容小視。這是我的態度與理解,也送給每一位拾城伙伴。

  2020年的開年不易,未來的每一天也同樣不會容易,加油?!?/p>

  ——騰訊新聞 田野

  ‘沒想到,“拾城”五歲了,這真是2020年春天的一個好消息。

  從最初的10位攝影師,到如今的近20名攝影師,6位圖片編輯,多個提名攝影師,“拾城”五歲,風華正茂。

  這是一群從內心深處就熱愛紀實攝影的人,他們跳出以組圖講述故事的范疇,而以單張照片表達自己。攝影本不就是如此嗎?

  單張照片,本就擁有意義,擁有力量。攝影的瞬間性決定了這一點。無論是照片的光影、構圖、元素,還是傳遞出的情緒,都讓單張照片超越了組圖,而擁有更多意義。

  在人人都會用手機照相的年代,“拾城”攝影師的專業記錄,也為這個圖像喧囂的時代,留下一些有價值的底稿。 

  他們在不同的城市行走,捕捉某一個瞬間,于無聲處聽驚雷,于無色處見繁花。所有瞬間勾連,就成了我們這個時代的記憶。

  “拾城”的圖片編輯,也總帶給我們驚喜。他們的眼光犀利,常常帶給讀者“意外”的解讀角度,沒有一定的專業性和積累,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當你看到一個令人拍案的主題,請不要忘記,后面站著一個圖片編輯。

  可以說,“拾城”聚集了一群中國最有理想的攝影師和圖片編輯。

  為城市留影,為時代留像,為時光留下足跡。

  拾城,這個名字,真好。

  以及,投票的感覺,真好。

  繼續期待,每周三,遇見拾城?!?/p>

  ——鳳凰網在人間工作室負責人 馬俊巖

  ‘無論是疫情期間還是平日,這些攝影師給我們留下了珍貴、生動的影像,能感受到他們對攝影這種表達方式的深情。祝福!堅持下去,堅持自己觀察世界的方式?!?/p>

  ——字節跳動公益部總監楊會

  ‘5年前,他們代表了中國最優秀的一批青年報道攝影師,現在,他們依然年輕,依然堅守著報道攝影人不變的初心,未來,我希望他們通過更好的內容,產生更多價值,獲得更多支持,而我也愿為此付出力量。拾城,5歲生日快樂?!?/p>

  ——圖蟲運營總監、前媒體人 田錚

  ‘首先,祝賀拾城迎來5周年紀念。

  當初選擇4月1號創立很像一個愚人節玩笑,但這個玩笑用一張張照片堅持了5年。

  其次,我們要感謝拾城。

  在當下流量為王的裹挾下,我們一部分攝影人妥協、迎合、甚至諂媚。另一邊,所謂藝術家們總是在不探討攝影的意義和影像本身的價值。幸好,還有拾城的這群攝影師們,默默守著直接攝影最后的門,一個又一個的獨立瞬間串成一個關于這個時代的長篇故事。一張獨幅照片,就是一塊磚,修補著被那些資訊平臺里披著圖片故事外衣的組圖拆倒的墻。

  最后,祝愿拾城全體小伙伴在下一個五年里,依然能保持本心,堅持真我,把最純粹的攝影留給攝影?!?/p>

  ——米拍攝影社區 楊剛

  ‘在長達3個年度的展覽合作中,我持續的關注著這群紀實攝影人。他們的鏡頭帶著與一般攝影家不同的敏感,或關注群體、或個人、或事件、或自己,或條理清晰的長期追蹤,或散落于日常撿拾的方式持續地紀錄著……也感染著作為觀眾的我(們)。 ’

  ——上海市群眾藝術館策展人 周蓓麗

  ‘朋友圈里的攝影師越來越少了,拾城的小伙伴們居然還在拍照片,堅持不矯情。一個孩子在五歲時,是個不可思議的、自我意識要形成、想要獨立的年紀。拾城也到了這個階段,如何繼續獨立長大?祝五歲生日快樂?!?/p>

  ——紀錄片導演 韓萌,

  代表作《江南棄兒》、《遙望繁星》

  ‘三五好友,攜手同行,人生幸事。初心可貴。拾城加油?!?/p>

  ——首任拾城編輯 王諾

  ‘每年上新聞攝影課,“拾城”公眾號都是我必然向學生推薦的,要他們關注,要他們學習。在我看來,“拾城”匯聚了當前國內新聞攝影領域最優秀的攝影師,他們都是新聞紀實攝影的中堅力量?!笔俺恰袄锩娴娜擞兴枷?,有情懷,有眼光,他們的表達里面有著對這個社會與時代的深刻認識,冷靜有力度,有光芒和希望?!?/p>

  ——安徽省安慶師范大學新聞攝影教師 陳東

  ‘5年,習慣了每周三清晨起來看拾城公眾號的更新。未來,希望還有更多這樣的5年,更多周三的期待!祝愿拾城越辦越好,我們終將改變潮水的方向!’

  ——拾城志愿者 孫云帆

  ‘關注“拾城”5個年頭,是覺得“拾城”有溫度、有態度、有堅持?!笆俺恰?,讓我更加熱愛自己的生活,使我懂得了攝影應該是一種思想、精神和態度,并給了我堅持攝影最大的啟發和動力?!?/p>

  ——讀者 王釗

  ‘有幾個公眾號就像兜里的煙,時不時得點上,其中就有拾城,拾城這牌子“抽”了5年多,習慣了,有癮。對于攝影來說,我是喜歡真實的,在拾城,我覺得我看到了那個真的記者,不是那個浮在上面的。一轉身就去謝子龍影像藝術館的華劍,遠離了北京的朱駿,崔力家活蹦亂跳的娃,一直擼發沖冠的孫釗,還有那個你看不見底的浦峰……每一個人,都不浮于表面,通過拾城,照見他們靈魂深處的凈土,為什么不好看?’

  ——讀者 閆雨電

  ‘人到中年,人生只道是尋常。卻能在此時遇見攝影,邂逅拾城的攝影師們,是緣分。

  人總在不斷“長大”,隨著年齡的增長大部分人會變得麻木圓滑,繁雜的生活瑣事讓心靈變得遲鈍,曾經為愛熱淚盈眶的東西也會變得微不足道。但你們的平均年齡盡管已近不惑,也都是有一定聲望的“社會人”,內心卻依舊少年,執拗、純粹、干凈。你們的興趣很“無趣單一”,有空沒空都是“拍拍拍”,拍新聞、拍故事、拍平凡人……拍這個真實的世界。在我看來真的很“彼得潘”,非?!扒ぁ?,在面對那個冒著黑煙,被濕氣、欲望籠罩的大浴場般的社會時,都和千尋一樣,純真、熱忱、不妥協。

  我猜這大概就是攝影的力量,在追求定格的瞬間,也擊穿了歲月的壁壘,無論多大年紀,都依舊保持初心,懷揣激情,熱淚盈眶。

  拾城成立五年,與拾城的攝影師們相識也近五年了。五年間,因為工作機緣,一同走過最崎嶇的山路,一起喝過最烈的酒,一道采訪拍攝過最感人的故事。和你們在一塊,我覺得自己特別像小飛俠中的“溫蒂”,跟這群“少年”們一起“拒絕長大”,千山萬水一起走,一條路走到黑,你們喊我花將軍,我們成為了最好的戰友。

  我常常想,這個世界總是讓我們悲傷、生氣、失望,但為何我們還不愿意放下相機?因為,我們對這個世界愛得深沉!那就用我們的相機一同去記錄、去守護吧?!?/p>

  ——花將軍 冰潔

責任編輯:王怡 SN065

新浪新聞公眾號
新浪新聞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故事

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