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國事、民情、海外、戰地……一位攝影記者30年的聚焦與思考

國事、民情、海外、戰地……一位攝影記者30年的聚焦與思考
2021年03月19日 10:06 新浪圖片

  △ 1996年春,河北阜平縣,村民觀看北京送戲下鄉演出。

  1989年從人大新聞攝影專業畢業,進入新華社至今,劉衛兵已經工作了30多年。從聚焦貧困山區到街拍社會新聞,從香港駐站采訪到奔波在戰爭前線,從抓拍社會名流到記錄海外風情,從專職時政新聞到日常生活拍攝……         

  以自己的攝影經歷為主線,用他拍攝的幾十萬張照片、發表的上百萬文字,在中國社會飛速發展的三十年里,留下了一筆珍貴的財富。

  劉衛兵簡介

  劉衛兵,新華社高級記者,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新聞攝影協會會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長期從事社會和時政新聞攝影采訪。作品曾獲中國新聞獎,代表作《總理為農民追工錢》《領導人為外賓撿眼鏡》在社會上產生廣泛影響。著有《奔波在戰爭前線》《隨訪連戰的日子》《回望20年——一位新華社記者的采訪手記》《我們這30年——一個記者眼里的中國改革開放》(中、英、阿文版),以及攝影集《日本人印象》。其中《回望20年》獲徐遲報告文學獎優秀作品獎,《我們這30年》獲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

  以下為劉衛兵《攝影實戰手記》自述

  ▼

  “觀看、感覺、按快門”

  社會新聞大多記錄的是生活中的小事兒。大事離不開小事,小事的影像也有自身的價值。它通過截取生活的瞬間和細節,反襯時代的變遷和發展。

  △ 1993年,北京冬日的街頭,促銷的美女掛歷無人問津。過去幾十年,中國人的文化生活發生很大變化。

  △ 1993年,北京朝陽區一家糧店的店員在注銷糧票。照片也成為人們告別計劃經濟時代的影像見證。

  △ 1995年,全國少先隊員代表大會閉幕式即將結束,江蘇農村來的“無臂少年”朱春祿,用鞠躬的方式行隊禮。

  △ 1996年,山西靜樂康家會中學。清晨透過窗上的破洞抓拍學生上課。當時想的不光是構圖,是孩子讀書的艱苦。

  △ 1996年,江西贛州火車站,80多歲的小腳老人走了幾個小時的山路專門來看火車。等到列車進站,老人家想看又不敢靠近。在旁人的鼓勵下,老人才走上去摸了幾下車廂。這成了老區人民喜迎京九鐵路開通的寫照。

  攝影者在拍攝創作中,往往受到各種復雜心理和現實因素的共同作用。通常簡化為“三部曲”:觀看,感覺有意思,然后按動快門。

  △ 《面向 ’ 97》1995年底,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預委會在北京閉幕。李嘉誠、周南、霍英東(從左至右)在慶祝晚宴上觀看演出。原本是個輕松的時刻,他們微微泛紅的臉上偶爾帶著微笑,可神情中又多了幾分疲憊。香港回歸進入艱難時期,委員們壓力很大。

  △ 1997年7月1日凌晨,北京青年跳起集體舞,慶祝香港回歸。膠片上記錄下人們曾經青春而歡快的身影。

  △ 1999年,中美入世談判結束,美國人親吻、中國人鼓掌,祝賀談判成功。一瞬間,美國人的熱情和奔放,中國人的內斂和持重,生動地呈現在畫面中。

  聚焦突發災難

  攝影就是遺憾的藝術,關鍵時刻趕不到現場,逝去的瞬間和影像永遠追不回來。

  △ 1996年,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大火,我和撲火戰士乘坐直升機飛赴火場。

  △ 1998年,江西瑞昌,災民臨時居住的救災棚,人們日子還要過下去??傁胗眉o實性的照片傳遞更多受災信息,喚起人們的關注。當年夏天,我國南北方相繼發生特大洪水,全國受災面積三億多畝,受災人口2.2億,我多次請戰終于獲批,飛奔江西九江進行采訪。江西分社攝影記者章武一見我就笑了:“哥們怎么才來,大事過去了!”

  △ 2008年,四川,在軍用直升機上俯瞰被地震摧毀的北川縣城。相機是人的第三只眼,它有時比人的眼睛還敏銳。

  “我覺得攝影記者很大一筆財富是經歷,是他的所見所聞、認真和獨特的思考?!?/p>

  △ 阿富汗戰爭前線采訪。2001年9月,巴基斯坦開伯爾山口附近一處檢查站,這里距阿富汗不到兩公里。夕陽西下,巴阿邊境的村莊靜臥在連綿起伏的崇山峻嶺中。遠方是阿富汗東部山區,也是美軍此后轟炸的重點地區。

  △ 2001年,巴基斯坦白沙瓦街頭,買汽水歸來的小伙子。想起布列松抓拍的抱著酒瓶回家的男孩,環境不同,人物的命運也不同。

  △ 2001年10月,美國軍事打擊期間,阿富汗東部山區,塔利班士兵喝茶、站崗。為了尋找美國轟炸塔利班的新聞和圖片,我們在巴基斯坦白沙瓦開始嘗試西方國家新聞采訪的做法——花錢雇人買新聞。在朋友的撮合下,幸運地找到了“塔利班戰士”的頭上。教會他使用相機后,等了兩天,終于帶回來了素材。起初有點失望,埋怨他怎么只拍了一個膠卷,后來聽說,他為了拍照,差點被人抓起來。從專業記者角度看,這些照片確實不過關,但作為記錄戰爭前線的新聞照片,內容一定大于形式。

  現場新聞人物攝影

  攝影只能記錄人物的外在形象,很難拍到人家的內心世界。例如二戰時英國首相丘吉爾那張發怒的照片,也只是他特殊瞬間的一個記錄,他的內心和性格的多面性不是幾張照片能表現的。人的內心世界比記錄的影像復雜的多。

  △ 2003年,日本天皇裕仁夫婦在東京皇宮會見客人。照片畫面的剪裁,會使影像觀看發生各種變化。

  △ 2005年,美國總統小布什在北京缸瓦市教堂做禮拜,離開時突然從車里又鉆出來。獨家照片是多重因素影響的結果。

  △ 2006年,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北京。車窗里的普京、玻璃中警衛的身影,特殊光影給照片增添回味的空間。

  △ 2017年,北京故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夫人,他們在想什么。

  拍者君對話:劉衛兵

  ▼

   上世紀八十年代,相機還很少見,攝影更是“有錢有閑的人干的事”,您為什么選擇了新聞攝影這個專業?

  劉衛兵:我選擇新聞攝影專業,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巧合機會。當時領導覺得新華社在新聞攝影領域比較弱,所以1985年就在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代培了一批新聞攝影專業的本科生。應該說是改革開放和新華社給了我機會。

  而我呢,從小就是宣傳委員,高中的時候,學校的老師都說“衛兵你是一個搞宣傳的料”。所以當時我一看到這個專業,眼睛就亮了。這個專業一個班30人,我班內高考分數是倒著數的,還是挺幸運的。

  △ 1988年,江蘇南京,背著手的小姑娘。時隔30年后,照片引發網絡上人們尋找小姑娘的熱情。照片是攝影人和讀者共同觀看的產物。當時我大學還沒畢業,假期的時候一般都在全國各地旅游拍照,記錄了很多上世紀80年代末的畫面。那時照片的影像質量不高,但都挺珍貴的。

  ● 從大興安嶺火災到玉樹地震,面對災難報道的時候,應該注重什么?

  劉衛兵:新聞現場轉瞬即逝,如果沒有第一時間抵達,真的會錯過很多畫面。新聞記者有一定的優勢,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需要將優勢轉換成照片。

  1996年大興安嶺森林火災采訪時,我在后方指揮部好不容易爭取到了去火場的機會。受羅伯特·卡帕影響,為了抓拍視覺沖擊力強的畫面,我盡可能地向著戰士和大火靠近。后來有位指導員訓斥我,不能距離大火太近拍攝,如果受了傷,自己不僅痛苦,影響工作,人家也要承擔責任。后來我改變一味冒進的方法靈活機動地抓拍,既完成好任務,又保證了安全。

  △ 1996年,大興安嶺,撲火戰士正奮力滅火。

  還有唐山大地震,我相信當年有一些記者去了,但因為種種觀念,束縛住了他們。所以我們要吸取經驗教訓,就是在工作當中,甭管個人喜不喜歡,單位能不能發稿,自己都要把現場記錄下來,這是攝影記者的職責。有些隨手拍的畫面,可能過些年,就能顯示出價值來。

  ● 在巴基斯坦難民營采訪時,遇見那么多悲慘的畫面,您當時心里壓力大嗎,拍攝的時候是如何溝通的?

  劉衛兵:說實話,那種地方我去的并不多,進去之后既緊張興奮,又覺得壓抑。營養不良肚子鼓鼓的男孩、破帳篷前壘泥巴墻的老人和孩子、一位戴眼鏡的獨眼老人蹲在地上捻著柱子……

  我拍照的時候,心里也難過,但會提醒自己控制好情緒,抓緊捕捉下眼前難得的鏡頭。我希望用我的照片向世界傳遞一些信息,喚起人民對戰爭與和平的思考,以及對那些難民的關愛和支持。

  △ 2001年10月1日,巴基斯坦扎盧扎伊難民營,我用鏡頭抓拍到這對父與子,用照片呼吁和平早日來臨。扎盧扎伊難民營是巴基斯坦最大的阿富汗難民營,當時共接收約三十萬難民,阿富汗戰爭爆發后,又有數千名新難民涌入。

  攝影是人類共同的語言。記錄民眾的苦難,彰顯人文關懷理念,促進社會進步,一直是紀實攝影追求的目標。在那邊采訪時,我用平等的方式與他們溝通,當然也有遇到不明真相的難民朝我們扔石頭的,我們趕緊逃走便是。

  ● 從事攝影記者30多年,您為何對“掃街”仍樂此不疲?

  劉衛兵:攝影實際上與自身成長經歷、生活背景和對生活的感受跟思考密切相關。

  我從小生活在郊區,對農民、廠礦和普通百姓生活比較感興趣。所以這么多年來,我樂此不疲地把鏡頭對準普通人,記錄他們街頭巷尾的生活。只有熱愛你才能關注,才能去記錄。

  △ 1993年末,北京南城宣武門外大街,夕陽灑在即將拆遷的老建筑上,女孩站在門口守望。

  △ 1998年初,北京大雪,民工蹬著三輪車送貨。多年后我拍下《總理為民工討工錢》,能用攝影為民工和民眾做點實事感到欣慰。

  △ 1998年初,北京,人們冒雪參觀毛澤東主席紀念堂。

  在2010年前后,王文瀾跟我說:“時政新聞和名人攝影其實是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民眾生活才是最大的主題?!彼倪@句話對我影響蠻大的。

  當時我就想,時政新聞肯定會盡心盡力去做,但同時爭取不遺漏其他生活的瞬間。攝影成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每天不拍幾張照片手就癢癢。

  △ 2020年1月春節,新冠疫情蔓延全國。前門大街上,一位行人推著行李箱前行。

  ● 從您當年手臂上掛磚頭練攝影,到如今全民皆攝影師,這30年來,您覺得攝影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您怎么看待這些變化?

  劉衛兵:如今攝影的器材、采集、傳播以及讀者的觀看和過去大不相同??梢哉f攝影誕生一百八十年以來,已經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

  在親歷三十年新聞攝影的變遷后,我總有種想法,不能用簡單的傳統理論看待日益變化的拍攝實踐,而要用發展和多元視角去研究攝影問題。

  △ 1997年3月,人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關注全國“兩會”的召開。跳出會場,也可以拍到和會議相關的有意義的新聞。

  △ 2009年國慶60周年閱兵,眾多觀禮的民眾舉著相機拍照。社會發展,人人都是攝影師。

  攝影是一種特殊而有價值的專業,但不是萬能的,“一圖勝千言”只是某種特例和比喻。新媒體時代的攝影者需要更新觀念,讓攝影回歸本來面目,用自由、開放和包容的態度去記錄現實生活。

  當然,新時代,專業攝影人要守住攝影的底線,不僅要提高攝影技術水平,還要提高思考能力、文化功底、傳播水平以及綜合能力。有人說,詩的功夫在詩外,攝影的功夫 也在攝影外,如果只會享受按快門的快感,攝影的路恐怕很難走好。

  資料來源:《攝影實戰手記——一個記者30年的記錄與思考》

  作者:劉衛兵

  出版機構:中國文史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1年1月

責任編輯:孫先進 SN216

新浪熱榜

微博/微信掃碼去APP查看

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