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聞客戶端

攝影師翟紅剛作品《黃河厚土》參展麗水攝影節

攝影師翟紅剛作品《黃河厚土》參展麗水攝影節
2021年11月24日 19:27 新浪圖片

  11月17日晚,2021麗水攝影節開幕式在浙江麗水舉行。到場館看影展,上互聯網互動交流,2021麗水攝影節“云上云下”齊開展。

  2021麗水攝影節共收到國內外8717名攝影師、策展人和171家組織機構的6013個展覽報名,投稿數量是上屆2019麗水攝影節的近3倍。攝影節組委會在其中精挑細選887個攝影展,進入2021麗水攝影節九大展區。

  攝影師翟紅剛的《黃河厚土》系列作品入圍此次攝影節,并在萬像攝影坊展區進行展出。

  展覽由策展人朱曉兵策劃。

  2021麗水攝影節萬像攝影坊展區,影友在參觀翟紅剛的《黃河厚土》影展。

  《黃河厚土》是攝影師翟紅剛的一個長期拍攝項目,他穿越河南、山西、陜西等多個省市,沿黃河兩岸拍攝下這條母親河與周邊人群的影像。

  以下為部分參展作品:

  作品說明:黃河邊放聲高歌,為廣場舞練聲的中年女性,《黃河厚土》系列

  作品說明:永昌陵附屬建筑的遺跡,《黃河厚土》系列

  作品說明:運城鹽湖景區,拍模特走步視頻的年輕人, 《黃河厚土》系列

  作品說明:黃河水在小浪底水庫沉淀滌清,岸邊堆滿沖擊而來的枯木,《黃河厚土》系列

  作品說明:風陵渡,冷風中垂釣的人,《黃河厚土》系列

  攝影師自述:

  黃河,從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脈北麓的卡日曲出發,蜿蜒向東,經過九曲十八彎,流經大半個中國,奔入渤海。

  當黃河遇上黃土,黃河變成泥河,黃土高原則變成了千溝萬壑。

  黃河是中國的母親河,黃土高原曾經孕育出最早的中國人,但這片大地,卻時常以苦難形象示人。它似乎從來都沒有過大美的風光,有的只是洪水之災,勞作之苦。

  但數千年前,在《詩經》之中,曾用“呦呦鹿鳴,食野之蘋”來形容黃土高原的風光。那時,這片土地上野鹿成群,遍布著森林和草地。隨后數千年農耕文明的發展,森林植被大量消失。黃土,因為疏松而易于耕種,但這也成為其致命的弱點。每年,接近12億噸的黃土被黃河裹挾而走,8億流入大海,4億沉積在河道。

  百萬年來,黃河始終流淌向東,它塑造著大地的形態,也塑造著沿途百姓的性格。如今,再次沿著黃河而行,在這個充斥移動互聯、直播消費、行業內卷、選秀打投等概念的當下,我們看到的是怎樣一個中國?

  策展人評論:

  這是翟紅剛的一個私人拍攝項目,具有作者個性化攝影作品內涵的演進與表達,這些源自主觀視角的圖像在突破視覺表現的極限,并試圖打破框界。

  在此我們不能用普通的攝影語言來界定,他的攝影已不再是機械地記錄自然景觀,而是成為人和自然的一種獨特的對話方式。從人類學的角度延伸景觀攝影的視角,展現了人對自然的特殊感受。將景觀攝影的探索空間和人類的生存價值緊密關聯,引發對自然和社會的多維思考,創造出一種耐讀的攝影語言。

  我們熱愛并且用藝術形式去表現自然,也是人們對美好與生命的一種追求與向往。任何一個時代的藝術家,都在不斷的去嘗試創新與革命,用藝術去看未來。從這個角度講,攝影上的創新改革,都具有當代性。

  翟紅剛在這里更強調一種當下的瞬間,而故意放棄了對視覺效果的夸張修飾。的影像不是去借助幻象去構建自己的“理想世界”,而這些影像更像一張張隨手拍攝的“紀念”照,卻印記著一個時代的特征。圖像在這里是一個被觀看對象、一個認識對象、一個可對其進行閱讀和闡釋的文本。同時我們又能感受到歲月痕跡的影像,畫面中稀少的線索,帶我們回到“呦呦鹿鳴,食野之蘋”的歷史,如今都隱隱藏在他的《黃河厚土》中。

  景觀這種介于紀實與觀念之間的攝影類型已逐漸作為中國當代攝影實驗的新熱點,并在最近幾年內表現得非常活躍。這是一種對本土藝術與現實關聯的探討在新維度上的重返。這是一個記錄者,向讀者們展示他曾經經歷現實與理想挑戰的過程。

  攝影,更需要走出柏拉圖的洞穴,影像更應該包含了攝影師對于生命、自然與美的探索。這樣才能給我們帶來啟發,觀眾將看到的不僅僅是視覺表象,而是對這個世界的思考。然而一個社會發展模式的轉變,不僅要求翟紅剛視覺的更新,也同樣要求每一個社會成員覺悟的進步和行為習慣的改變。

責任編輯:孫先進 SN216

新浪新聞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